对 V 神等《去中心化社会——找寻Web3的灵魂》的思考——SBT,NFT 的进阶

这是我第三次阅读Vitalik对于Desoc和SBT的论文了,每次读完都有不一样的思考。

原文链接: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4105763

中文翻译版-Blockbeats:https://www.theblockbeats.info/news/30539


经典重温,写些总结:

  1. SBT从“形态”和技术特点上来说,是NFT的一种进阶,但在Desoc当中实际使用应代表不同的属性。如果说token代表金融性,NFT代表utility,SBT应该代表社会性,从而建立更加广泛的声誉体系。
  2. SBT符合web3的核心属性:可交互性,即,币安给你发的SBT,是被所有人可见的,compound可以根据这个给你以更低抵押率发债
  3. web3真的能破除垄断吗?不能,但是只是通过更加透明的机制让垄断方作恶成本急剧增加,比如web1(互联网时代)将信息流通起来,变成一种“资产”,至少我们有了自媒体,而不是只用看政府发行的报纸。而web3时代将数据流通起来,变成“资产”,至少你的信贷水平不用只看你在支付宝或者银行里存的钱了。
  4. SBT的核心理念是,需要将人的线下和线上身份可选择性的“解绑”,而重新建立一套声誉体系。所以需要界定,SBT到底是完全公开还是可隐藏的,或者由用户选择全部隐藏或全部公开?如果完全公开就丧失了作为个体的商业模式,如果可隐藏如何保证解决用户恶意隐瞒的问题,从而对desoc的信用体系产生威胁。
  5. 价值由生产商品的必要劳动时间决定(所以我坚决反对实体艺术品直接NFT化来攫取价值)。如果将灵魂看做商品,灵魂(钱包地址)的延续时间也是必备要素。就像封建社会,在一个地方做生意,失败了就远走他乡换一个身份重新开始,但是你会失去你所有的社会关系。
  6. 和微信相似,你的好友发送消息代表你的密码找回或者重新登录。如果钱包地址被盗,让你该地址的“好友们”给这个地址发SBT,可以立即让更多用户锁定该地址并标记资产,取代Opensea现在中心化的方式,而让每个交易所都愿意使用这个信用体系。(被盗窃的NFT交易比例占X2Y2和looksrare是多少?)P5.2描述的复合人工智能似乎是另一个境界的数据处理,似乎是超越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的另一个层次的“社会领悟能力”。
  7. Chainlink只是数据的搬运,而新型的预言机应该是SBT授权、公开透明算法和的结合。Oracle的核心是通过token economy防止搭便车的行为,例如Uber,烧钱的结果是最终通过垄断利润弥补,而最终依旧由用户买单。而web3的算法是核心,但并不是“壁垒”,通过算法吸引社群、以token economy来引导用户在使用产品中购买token,从而将代表整个项目价值的token价值推高。最好的例子就是城际高速公路,是复合型公共物品——需要交过路费、你也不能违章或者破坏公路,但公路建设者(看起来最好就是国企)不因为形成垄断而随便调高价格,甚至鼓励更多的公路建设者,并且将自己的公路和别人的公路相连接。因为公路建设者的利益并不仅仅是和这个公路赚多少钱(利润)相关,而是公路使用人数(自己发的token购买人数),以及相连的城市繁荣度(公链)
  8. Cryptocurrency是web3世界的数字货币,Token是“企业”的股权/股票;NFT是web3世界的数字商品,SBT则是数字信用。数字商品可以五花八门,但数字信用应该由更加专业的机构给出。但是前两次阅读论文时,对于该机构如何保持中立性,并且激励广大用户参与提供“元数据”,我并没有答案,这次关键我参考了这篇文章,Vitalik在2019年对“二次方机制”应用于社会治理的探讨:https://www.8btc.com/article/528030。有更多启发。
  9. 我和Vitalik论文里意见相左的一点是,SBT不应该由所有web3企业发放给用户(钱包地址),或者说,绝大部分企业发放SBT不具有意义(过多的SBT根本无从分析)、或不具有经济意义(SBT的发放行为不是销售,对于小企业而言很难持续付出),因为只有在绝对理想化的情况下,才能“刻画你的全貌”,我不认为有哪个企业有这么强的数据建模能力能把全天下的数据归类、做相似度分析、深度学习然后给出结论,必然只能挑最重点的数据(SBT),而这些工作的重任就会落到各类产生信用数据的重点项目和多种不同类型侧重的分析数据平台之上。
    就如同当年我对哈耶克的非国家化货币主义非常着迷,但是我只是大部分认同当时它的观点:货币不应该只是由主权国家发放,货币应由市场竞争(因此比特币是最合适的市场竞争后的无政府货币);但不认同:货币可以由私人企业发放,这样会造成滥放,大部分人对此的曲解也造成了2011-2019年间,有不少骗子模仿比特币,声称要发行“新的货币用以流通”,故意混淆了token和cryptocurrency的概念。我估计下个周期就轮到混淆SBT和NFT概念来各种发SBT来骗钱了。
  10. 落地到实践,SBT是社会信用,因此发放SBT不应该是一种商业模式(反而应该是需要一些有商业模式的机构去鼓励的),所以核心是对SBT的分析处理能力,以及,迅速链接SBT源发行方并且甄别这些“元信用数据”好坏的能力。
    NFTGo不仅要发行SBT(为行业做出贡献),更重要的是迅速找到一个niche,来评估用户在某方面的特征(比如,一个创建NFT的地址,作为“NFT builder/designer”的信贷情况甚至是发行能力),并且搜集和该niche相关的SBT发行方信息,实时提高数据维度和建模分析的能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