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pto Capital” Tetralogy Part 2 — The Battle between VCs and Token Funds

Abstract: This series dives from a dual perspectives approach; by both being a practitioner in the blockchain market as well as a scholar. My goal is to convey my understanding of this market, consolidate the analytics behind my reviews, and give overall reflections on the sentiments and up to date situation of our industry. How … More “Crypto Capital” Tetralogy Part 2 — The Battle between VCs and Token Funds

加密资本论四部曲之二(上):没有硝烟的战场——VC还是token fund?

前言: 这个系列的文章,主要是以从业者和学者的双重角度,讲讲我对于股权投融资、币权投融资过去、现状和未来的回顾、阐述和思考。 我们应该怎样对待新兴的币权项目?散户如何尽可能快速判断币权融资项目的合理性?监管机构又应该如何从技术和行业自律角度予以调和?传统VC如何在自己的股权法律框架下,尽可能参与币权的利益?以及,作为一个创业者,如何选择股权和币权融资对于自己项目发展起到帮助? 壹 曾经我在创业时,时常遇到所有创业者都面临的两个灵魂拷问: (1)如果阿里或者腾讯的资深人士出来做了一个和你相似的项目,你该怎么办? (2)如果红杉、IDG或者高瓴投了你的竞争对手,你该怎么办? 进入web3以后,大体上没人敢这么问我了。 这个回答很简单。 针对(1):无所谓,击败他们就是。Web3可没有阿里、腾讯,就算是Facebook都还没成功过。 针对(2):无所谓,大洋彼岸的用户可不会因为项目背后站着一个中国的知名资本就开始fomo。 在这里,对于我以上提到的名字,我没有任何冒犯之意。只是,web3相比于web2进一步抹去了地理框架带来的商业护城河,而将所有项目直接抛向了无差别的国际竞争市场。毕竟,在web3,可没有什么“英国的币安”、“中国的uniswap”或者“韩国的opensea”这样描述项目的叙事逻辑。 所以——当我们提到VC和token fund之间的竞争时,就要想到,谁能获得更好的deal sourcing,以及在全球范围内为web3项目们提供良好的投后服务?这并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但是我相信,至少此时此刻看到此篇文章的VC朋友们,和token fund竞争项目时,在某些时候会显得不那么顺利。 而币圈,更是一个影响力驱动并进行传播的行业。几乎所有优秀的token fund,都会有一个“shiller”,也许这在web2时代以前,显得有些掉价,但在web3,这确是每个项目所急需的。 贰 当然,更让传统VC们感到压力,或者说,艳羡的是,token fund们惊人的年化收益率(IRR),以及这些账面收益能流动性变现并且分红的部分(DPI)。 从某种意义上说,2022年是中国VC正式进入web3的元年,我有幸和中国90%以上的VC负责看web3项目的Partner/VP,以及token fund的Partenr们交流过(当然,我曾经也是)。VC们,一开始最不能理解的,更多的是Token fund看待“投资”这件事完全不同的视角。而这个视角,主要集中在三个具体问题上。 第一,Ticket size(投资金额)。 Token Fund和传统VC对于收益率的计算方式和预期逻辑,可以说完全迥异。对于传统VC来说,创业企业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天使轮企业死亡率太高了,所以反而倾向于投A轮这种大概率已经度过“脆弱期”的企业。而token fund来说,90%投资的币圈项目都是“天使期”,而且投资的是币权,从一级市场到上二级市场进行交易的时间窗口期非常短。无所谓它们能否在恶劣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只需要在“天使期”上交易所实现流动性即可,而大部分小有名气的token fund,或多或少都和各大交易所有点关系,如果动用“投后服务”的力量推上交易所,即实现了收益。 在牛市里,token fund们甚至会做出如下假设:我们投资于一个项目,既要长期收益,又要短期收益,你的估值要低,然后我们会一起造势,帮你快速推上交易所,你上所时“TGE”(Token Generate Event)释放的比例就需要足以让我们回本(例如,一些应用型,尤其常见于Defi项目的投资人部分解锁方式是,TGE 20%,每过三个月20%,一年释放完毕。因此TGE上交易所时只要价格炒高到私募投资人参与价格的五倍,他们就完成了回本)。当然可想而知,这种项目在第一波fomo后会陷入较长时间的螺旋下跌。 这里暗含更重要的假设——在币圈里,token fund极其激进,尤其在牛市中,对于比特币这种基础资产的预期年化收益率可能都要至少到300-500%,那么对于他们而言,投资于“天使期”的币圈项目,必须是十个里至少有八个要赚钱,还要至少有一个能翻几十倍的。否则,在他们的预期里,为啥不买比特币放着呢? 相对应的,VC可是只要长期保持20%的年化收益率,就已经足够优秀了。我曾经track过全世界的知名机构,至少存续15年以上的VC们,只有寥寥几家能做到每期基金长期平均收益率20%——这已经是个足够令LP们满意的答卷。 但是相反的,大部分币圈项目的流动性,是无法到达真正的股票二级市场的水平的。坦率来说,除了Binance、Coinbase、Upbit等少数几个交易所外,大部分交易所的深度是不够基金级别的token allocation投资套现的。因此,与其投资数十万美金甚至上百万美金,账面收益斐然却根本无法套现,倒不如每个项目投资几万美金,通过数量致胜,套现也极其灵活。 从这里,一直以来,我认为token fund们普遍存在共同的结构性缺陷——太多token fund只注重投前判断,却没有好的卖出策略和管理方法,导致“浪费”了大量收益。和VC相反,VC参投的大部分项目会死亡,只有非常少的部分才会涉及到上市,因此二级市场策略可以说聊胜于无,而投后管理和择时退出的重要性相对不如投前判断。而相反,一个好的token fund,如何在最恰当的时间点实现收益,可能才是提高performance的根本。如何更宏观的设置卖出策略框架,保证不会手忙脚乱——面对基金portfolio内多达上百种还在多家交易所上listing的代币?如何将一级投决团队获得的项目最新动态信息更好传递给二级卖出团队并做决定?如何将适当的激励给到二级卖出团队?如何保证在24*7的交易市场中找到最好的风控策略? 实际上,token fund们的收益远不如在业绩报表上的那么惊人——我相信3月底,全球各家token fund向LP们汇报的1年期收益表现,和5月中旬所剩下的,可能相差一个量级。 有时间的话,下文我会展开进行探讨。 第二,项目估值。 刚入圈VC们经常会感到困惑,一个crypto新项目,为什么能值两千万、四千万、或者八千万美金? 而更直接的,他们会把类似的项目股权估值和币权类比——那么,相对于股权,币权估值究竟是高还是低? 答案是,不能这么一概而论。 为简化讨论,我们把区块链项目分成三类,分开进行估值区间的探讨: 公链: 种子轮:3000万-1亿 战略轮:6000万-3亿 私募轮:1.5亿-6亿 公募轮:5亿-10亿 应用: 种子轮:1000万-4000万 战略轮:1500万-6000万 私募轮:2000万-8000万 公募轮:1000万-1.5亿 股权: 种子轮:500万-1500万 A轮:2000万-1亿 B轮:8000万-5亿 C轮:2亿-20亿 从上图中可以看出,有三个特点: 应用型币权项目不同轮次间的估值差异不大,且基本上区间呈现等比例增长的态势。这是因为,币权多轮融资常常在几个月甚至是几个星期内完成,在这段时间内,项目本身的基本面变化非常小,有的只是“影响力溢价”、“资源溢价”,甚至是为了区分不同优先级的投资人而产生的差异。 公链型币权项目的估值显著高于应用。当然,从我个人角度,现在已经没有属于公链的机会了,在此不做更多阐述。(详见《再论区块链与产业投资——黄金三十年》 币权项目整个融资周期内的估值区间相比于股权要小的很多。也就是说,币权项目开始时的估值是显著高于股权项目,而在最后一轮(上交易所前)的融资估值是显著低于后期股权项目的。所以通俗的说,币权项目“先贵后便宜”。 针对第3点,币权项目实际上是让渡了股权项目未来不断融资的能力从而提前实现了流动性溢价。低融资比例,来换取二级市场更好的上升空间。我们将在下文详细展开。 这也是为什么,NFTGo作为一个股权融资的公司,国内token fund都对其不甚感冒的原因。 … More 加密资本论四部曲之二(上):没有硝烟的战场——VC还是token fund?

“Crypto Capital” Tetralogy Part 1 —- Token issuance, a new financial paradigm  

By Tony Ling *further translation and edits by Xiaochen Zhang and March Zheng Abstract: This series dives from a dual perspectives approach; by both being a practitioner in the blockchain market as well as a scholar.  My goal is to convey my understanding of this market, consolidate the analytics behind my reviews, and give overall … More “Crypto Capital” Tetralogy Part 1 —- Token issuance, a new financial paradigm  

“加密资本论”四部曲之一:Token issuance,融资新范式

前言: 这个系列的文章,主要是以从业者和学者的双重角度,讲讲我对于股权投融资、币权投融资过去、现状和未来的回顾、阐述和思考。 我们应该怎样对待新兴的币权项目?散户如何尽可能快速判断币权融资项目的合理性?监管机构又应该如何从技术和行业自律角度予以调和?传统VC如何在自己的股权法律框架下,尽可能参与币权的利益?以及,作为一个创业者,如何选择股权和币权融资对于自己项目发展起到帮助? 壹 2019、2020年,这个行业处于寒冬之际,我曾无比担忧——Facebook想要发行Libra,争夺市场,而圈内的大家都缺钱,这些传统巨头如果入场,推翻掉我们币圈一直以来的江湖规矩,重新定义游戏规则,我们岂不是连喝汤的机会都没有了? 所幸,这没有发生。在巨头反应过来并且疯狂入场——比如改名为Meta意图全面进军元宇宙的Facebook,各路明星、品牌纷纷发行自己的NFT——之前,币圈已经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 Paradigm完成新一期基金25亿美金募集,A16Z完成累计50亿美金募集……在面对红杉资本、甚至更大一点的Tiger Global时,这些token fund们,完全有了一战之力。 更何况,从NFT动辄数十万美金的jpg来看,币圈个人投资者们的消费能力和影响力,也已经达到了瞠目结舌的程度。 “ok,你们币圈的人有钱。那为什么我要去投一个新项目发行的代币,为什么他不用股权融资?” 我相信这是绝大多数传统股权投资人心中的疑问。 所以,当我们在讨论创业者融资“策略”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一直以来,投资、或者说融资界有个误区——如果有的选,将股权利益让渡给知名机构投资人是最好的融资,由他们给你提供资源支持和名誉背书。 而web3的实践给了全新的答案。我们回想一下,融资最重要的是什么?投融资的核心是,让对项目最喜爱、最有贡献、且具备长期主义的人参与投资,共享利益,并由他们为项目发声。而这些人,最好就是项目的早期用户——散户,而非机构们。如果这两方给出的是相同的钱,我相信几乎所有人都愿意选择让100个散户而不是1家机构参与投资。 但是在以往世界里,这不可能发生,因为:(1)很难快速找到大量个体参与项目投资,从而演变成众筹。创始人在项目发展之初,时间非常宝贵,不可能花费过多精力和100个散户进行谈判。这也是为什么移动互联网兴起之时,出现了一些众筹平台,帮助初创项目进行筹款。(2)没有合适的技术基础或者法律基础保证散户的权益。大量个体户参与投资,从以往的股权投资范式来看,根本无法予以登记备案;而且由于每人额度过小,传统股权市场退出路径过长,未来散户如果像机构们一样受限,难以获得收益保证。(3)无法用技术手段明确定义用户对项目发展做出的贡献,并且用低成本的方式一次性给予激励。也就是说,我们让核心种子用户早期参与项目投资,是希望激励他们和项目绑定,并且做出贡献的。必须要让用户知道“做什么”,才能更好的被评价,从而获得更多的激励,而这个激励的发放也要是得到一定保障,且便于项目方操作的。 而区块链和币圈的实践解决了这些问题。有了区块链,能够更快的在全世界范围内,找到一些KOL甚至是“牛散”,来参与你的项目早期投资;有了智能合约,能让用户很轻松的知道,自己手里的币,占整个项目总量的0.001%,项目方无法增发,而且自己随时可以提取到数字货币交易所里变现;有了链上数据,公开透明,可以更好让项目方和用户双方都轻松验证用户在链上做出的贡献,辅以活跃地址数、代码提供记录等,用智能合约设置“满足什么条件你就能获得早期代币”,并且予以“一键式发放”的激励。 贰 我们需要明确一点——币权和股权,债权一样,都是平行的概念,是一种金融权益。所以,回到那个疑问——为什么要投资于你公司发行的币权,我投你股权不行吗?那我能不能说,你为什么要融资股权,你发债我给你借钱,你以后还不行吗? 所以,不同时代,不同性质的公司,适应于不同的融资方式和金融市场,本无严格意义的好坏之分,只有适不适合。(详见《“2021的数字货币,我们该如何投资?”四部曲之一》第二节)。 所以,我认为,上市公司、大型房地产公司融资使用债权,web0、web1和web2的初创公司们融资使用股权,而web3的公司们,最合适的融资方式就是币权。如果web2的公司强行发币,或者说web3的公司按照股权融资,不是说不行,只是这会从资本结构端让项目的发展潜力大打折扣。 那么,web3和web2到底区别是什么?关于web3究竟该如何定义,请见另一系列文章《通向NFT之路》。在此不再赘述。 当然,我需要强调的是,web3和web2不分优劣,我从来不觉得web3就高人一等,正如迄今为止整个社会的大部分财富依旧掌握在web1甚至web0的人手中。web3发轫于web2,就如同区块链技术发轫于互联网技术。正是因为web2对信息传播方式的全面革新,出现了大量社交媒体,在这个人人自媒体可以独树一帜,影响成千上万人而不用诉诸于某个官方媒体的时代,web3的资本效用才能随着KOL甚至是朋友圈的信息渠道实现快速传递,从而汇集到一个web3的项目之上。 当新时代的新一批年轻人崛起——当然,这可能至少需要一二十年——他们会遗忘掉老一辈人们所习以为常的一些行为范式,和所谓的行业规则,从而建立起一套适合于这些年轻人的新秩序。 叁 那么,币权融资应该遵循怎样的路径? 再次强调,让对项目最喜爱、最有贡献、且具备长期主义的人参与投资,共享利益,并由他们为项目发声。 所以,币圈不断涌现出创新型的融资方式。而最火爆的概念无非有两组,皆是一脉相承: 第一组,“IXO”。从2013年Vitalik推出ICO(Initial Coin Offering)这个概念并在2017年爆火,到2019年的IEO(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到2021年IDO(Initial DEX Offering,另一说Initial Defi Offering)。要知道,Vitalik当年推出ICO这个概念进行募资,以太坊从ICO开始,到最后上线交易所,足足用了两年的时间。最早参与以太坊的,可以说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也是以太坊,或者说Vitalik的忠实信徒。他们大多是程序员,也是自发的为以太坊生态做出很多贡献,其中很大部分成了以太坊的核心开发者。IEO则是币安推出的概念,通过交易所白名单机制,筛选出真正长期在交易所交易的用户,而这批用户是合格投资者,保证项目方从大量的“羊毛党”中筛选出真正一批核心的项目潜在用户。IDO则是在Defi发展壮大过程中,借助DEX可以自主上币、建立流动性池、从而让用户交易的特点,除了比IEO更进一步——DEX直接在区块链上进行交易,交易数据公开透明,因此交易用户更加真实,防止中心化交易所作恶虚假制造白名单以外——更是常常开启赏金计划,要求用户用智能合约提前绑定地址,并且参与项目方答题、推特转发等推广任务等,从而筛选出一批真正愿意花时间、注意力来参与项目,并且提高对项目方知识了解的用户。 所以,让我们做个猜想——下一个是什么?我想,INO(Initial NFT offering)的爆火,只是时间问题了。 但世人邯郸学步,很多人只是看到了“IXO”爆火便生搬硬套,却从没想过如何真正意义上 “让对项目最喜爱、最有贡献、且具备长期主义的人参与投资,共享利益,并由他们为项目发声”, 本身你就没想过长期主义,只是套个概念,给身边的人,甚至是都不认识的人“分额度”。对方都不是合格投资者,如何让参与投资你的人能和你共同把事业做好? 而与之相对应的,在这几年行业演进中,还有很多“IXO”消逝在历史长河中,并未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比如2017年底风靡一时的“IFO”(Initial Fork Offering),指的是一些矿工联合开发者,操纵一批算力对比特币进行硬分叉,创造出“新比特币”(典型代表有BCH、BSV、BCG、BCD等,但现在只有BCH和BSV还具有微弱的影响力),并且鼓吹“新比特币”在某些特性优于比特币,再对比特币持有者进行“新比特币”的空投,而吸引更多注意力,让他们来购买自己所发行的“新比特币”行为。这是2017年8月1日BCH从BTC分叉而出并且暴涨后,引起的一阵短期风潮,当时真可谓是群魔乱舞,短短数周之间,就有几十上百个“新比特币”出现。都是鼓吹自己是“更好的比特币”。当然,结果也不需要我多说了,这些无谓给原有比特币社区空投,却不能争取来任何一个核心支持者的“伪比特币”项目,无一例外,都很快走向了死亡。 第二组,“XX即挖矿”。“交易即挖矿”,“流动性挖矿”是最著名的两个。“挖矿”其实是一种用户付出了成本而对项目做出贡献的行为。比如比特币矿工,购买了矿机,付出了电费成本,所以分享产出的比特币;交易所用户,付出了交易手续费,所以获得平台币;Defi用户,通过质押自己的资产,提供借贷的流动性,所以获得Defi项目的币。而其他延伸开来,也有很多种创新形式,对于分布式存储类项目“存储即挖矿”,对于内容创作类项目“创作即挖矿”,对项目生态有利的举动,皆可“挖矿”。而在这过程中,产生的成本,或许就成为一种项目的收入而变相成为“融资来源”。 肆 山雨欲来风满楼。币权融资的盛况,已经让传统VC们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至少,在硅谷,斯坦福大学的街头,“加入我们,给你期权”已经有些out了,取而代之的是,“嗨兄弟,对我这个idea感兴趣吗?我们一起发个币吧!”这很酷。 这个时代已经够久了,VC们的时代够老了。就像红杉资本合伙人所言,“今天的风险投资运营模式是 1970 年代发明的,已经 50 年没变过了”(《对话红杉合伙人Roelof Botha:清晰和信念造就出色的投资备忘录》,火星财经)。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投资标的,债券、股票、互联网股票,再到数字货币(详见《“2021的数字货币,我们该如何投资?”四部曲之一》第二节),为何投资者的组织形式,不会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呢?从最早的民间资金放贷、到债券融通,再到大型投行,最后在1970年前后出现了早期风险投资的代表——VC。现在,或许真的到了一个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以token为标的,web3用户们集体“众筹”的时代。 在下一篇中,我会讲讲,股权和币权,VC与token fund之争。 2022年2月5日

“2021的数字货币,我们该如何投资?”四部曲之一

“本文于2021年1月2日所撰,首发于智科创新院微信公众号。” 前言: 本文分为四个部分,从宏观到微观解析在2021年,我们的投资逻辑。第一部分解释了为何选择数字货币行业,第二部分阐述我们所处的阶段,第三部分详细说明defi产业,第四部分从细分赛道角度进行选择。 一.为什么说,数字货币是比区块链技术更伟大的发明 ——投机如山岳般古老,华尔街上无新事。 为什么要买比特币? 这是我平常被问到最多的问题。 相信有关看涨比特币的理由,你也看过很多种:四年一度的减半周期类似货币通缩、作为数字黄金的稀缺性、逐渐提高的挖矿成本形成价格依托、非法使用和国际间资本流动带来的刚需……关于比特币的属性,就不能以单一视角来看,它既是货币、也是资产,还是商品。 当然,质疑它的声音更多。 所以,让我换一个全新的视角,从科技史观出发来摆正数字货币的地位—— 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它们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们总是对科技的进步赞叹不已,却对它的背后推手一无所知。 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可被称作科技革命的有三次。 第一次科技革命,1760-1840,出现了蒸汽机; 第二次科技革命,1850-1890,出现了电力和燃油; 第三次科技革命,1960-2000,出现了互联网; 这三次科技革命的丰功伟绩,都被记载到了我们的历史课本里。 但是,为什么是它们?真的是这些科技自己“脱颖而出”? 或者,换言之,下一个如此“伟大”、“与众不同”的科技在哪里? 在18世纪,那个叫瓦特的人,我们大多数人,只记得它是一个发明家。但如果你搜索维基百科,它的介绍是“詹姆斯.瓦特,发明家,企业家”。 1776年,瓦特发明了蒸汽机。而在这一年的3年前,有个相对不是那么起眼的事件发生了——1773年,英国伦敦证券交易所正式成立。 这两件事,在最初的30年间,似乎没有一点交集。 1785年,瓦特改进的蒸汽机首先在纺织部门投入使用,受到广泛欢迎。1794年,瓦特和博尔顿合伙开设了企业,到1820年,它们的企业生产蒸汽机数量突破了800台……. 等等,几十年过去了,他们才生产了800台?这些机器甚至不够装备现在的一个大型工业车间。 再让我们把历史书本继续翻下去:“19世纪30年代,蒸汽机广泛应用到纺织、冶金、采煤、交通等部门去,很快引起了一场技术革命。美国人富尔顿发明了用瓦特蒸汽机作动力的轮船;英国人史蒂芬逊发明了用瓦特蒸汽机作动力的火车。瓦特的蒸汽机成为真正的国际性发明,它有力地促进了欧洲18世纪的产业革命,推动世界工业进入了’蒸汽时代’……” 这十年间发生了什么? 另外一边。 1802年,伦敦证券交易所获得英国政府官方批准,正式允许进行国家债券的交易,且面向大众进行经营。起初,交易量有些惨淡。 19世纪10年代,伦敦证券交易所宣布允许公司企业类产品上市交易。 1822年,詹姆斯.瓦特之子——小詹姆斯.瓦特——宣布公开发售其蒸汽机公司的债券进行募资,并上市伦敦证券交易所。 由此,这两个划时代的产物——虽然一个足够耀眼而另一个似乎并不那么引人注目——终于产生了交集。 这些企业债券为蒸汽机的应用推广起到了多大的作用?要知道,1765年瓦特实现了蒸汽机工业应用化的最关键一步——冷凝器与气缸分离——到1776年第一批蒸汽机研发成功投入实际生产,这之间的11年间,有8年,瓦特是去做了一份运河测量员的工作。 为什么? 原因显而易见,没钱。甚至说,1776年生产出第一批蒸汽机之时,也是瓦特这辈子负债最多之时。 我们猜想一下,如果没有伦敦证券交易所,没有那些企业债券为瓦特的公司注入生命力,人类历史,可能会落后多久? 20世纪60年代中期,随着晶体管技术的逐渐成熟,出现了大规模集成电路,这就是现代电子计算机的前身。 1971年2月8日:纳斯达克股市建立,指数为100点。10月13日英特尔登陆纳斯达克,成功融资820万美元。 1980年,乔布斯的苹果公司实现了MacOS操作系统研发的巨大突破,年营收也首次突破1亿美金。但是,净利润依旧为负数。巨大的研发开支和竞争对手的压力,让他不得不考虑迅速上市融资。 然后,他找到了纽交所。 “我希望苹果公司能在纽交所上市。” “好,请给一下你们的财报……你们今年净利润多少?” “对不起,我们现在还不赚钱。” 这次对话,就这样结束了。 后来,乔布斯找到了纳斯达克。1980年12月12日苹果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约6000万股股票,收盘时股票价格29美元,创造了四名亿万富翁。从此纳斯达克被称之为“亿万富翁的温床”。 当20世纪末,第一代互联网企业们异军突起时,几乎没有一家企业去纽交所,它们都选择了纳斯达克。  再后来,我们看到了互联网的盛世,它们都以在纳斯达克上市为荣——以及,炒股这件事,已经成为普罗大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关于历史的部分,就结束了。到现在为止,我甚至还没提起区块链和数字货币…… 第一次科技革命的背后(1760-1840)诞生了伦敦证券交易所(1773),第二次科技革命(1850-1890)诞生了纽约证券交易所(1863,前身创立于1792),第三次科技革命(1960-2000)诞生了纳斯达克(1971)——你还觉得是巧合么? 推动人类进步的,是科技;而推动科技进步的,是金融。 甚至,我觉得是有了金融资本的垂青,才让这些科技更为大众所熟知,而被铭记在了历史长河里。 除了一战二战那段历史给人类文明按下了长达50年左右的暂停键,其实每次科技革命都是连贯的。我们更需要关注每次科技革命期间最炙手可热的主要金融产品,比如第一次科技革命期间,除了债券,还有保险——英国劳合社——最早的保险市场,在1774年正式成立,最初,是为了跨区域航运的承保和风险分散,英国航运业也正是因此飞速发展。可以说直到二战之前,大英帝国的海军力量和民间航运能力,都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 所以,第四次科技革命,背后一定也会产生新的金融范式和金融产品。换言之,现在能被大众热议、被大众所广泛参与的,革命性的创新金融产品,才能为第四次科技革命推波助澜。 对于一个普通群众来讲,技术是什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只有打通资金和技术的渠道,让普罗大众皆可参与,才能扩散、发酵、从而产生更大的威力。 如果某项科技发明,天然带有金融属性;而某个金融产品,在创始之初就和某项技术紧密相连——那么,它们产生的威力级别——会是史诗级的。 所以,我们说,数字货币这种横空出世的金融产物,加上区块链技术——可能整个21世纪,都不会有比它们的组合更完美的了。 … More “2021的数字货币,我们该如何投资?”四部曲之一

A Bitcoin Valuation Model Assuming Equilibrium Of Miners’ Market — Based On Derivative Pricing Theory

The concept of Bitcoin first appeared in the world in 2008 and Bitcoin first appeared in the world in 2009. Now after 10 years, Bitcoin starts to move gradually from the geek world towards the mass capital markets. Especially in the recent two years, the real value of Bitcoin has been the centre of an increasingly vibrant discussion in the market. Even practitioners and academia are debating on how to value Bitcoin appropriately.
With the burst of financial bubbles in 2017 and 2018, the real intrinsic value of Bitcoin is still highly debated. Based on data from July 2016 to December 2018, this research paper aims to explain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Bitcoin price and its intrinsic value based on the market equilibrium in the mining industry. The model has significantly explanatory power on some recent cryptocurrency events through microeconomics cost analysis method. We concede the needs to consider the endogeneity of the model and will analyse retail trading activities in a subsequent research paper. … More A Bitcoin Valuation Model Assuming Equilibrium Of Miners’ Market — Based On Derivative Pricing Theory